当前位置: 主页 > 炒股 >

华金资本股票 最新消息,华金资本怎么样?

: 时间:2020-03-16 15:55
华金资本股票 最新消息,华金资本怎么样?

  近期,益海嘉里(佳木斯)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慧卓有点发愁:不是厂子里生产的大米销售不出去,而是有一个大额订单让其纠结。“国内某市一家大型大米销售商下了一笔5000吨粳米的大额订单,公司正在慎重考虑、反复商议评估是否接单。”张慧卓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如果接单,在远期大米销售价格确定的情况下,一旦粳稻价格上涨,会抬升企业生产成本,可能导致在给对方发货的时候公司已经出现亏损。  和张慧卓面临同样难题的还有黑龙江大大小小数千家大米加工厂,在跟随大商所组织的“黑龙江粳米市场调研”走访中,记者注意到,黑龙江粳稻库存庞大,粳米销售不畅,加工厂普遍缺乏管理市场价格波动风险的有效手段。   A 临储粳稻的由来   说起粳米,就不得不提粳稻。   “2004年国家实行稻米最低收购价制度,从2009年开始,国家连续调高稻谷最低收购价,2014年达到最高并维持了3年,连续多年的大规模粳稻临储收储构成庞大的粳稻库存,市场普遍预计黑龙江粳稻临储库存在8000万—9000万吨之间。”黑龙江春华秋实粮油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那立新向期货日报记者介绍,当前,黑龙江产区历经多年的临储收购,粳稻已经堆满了中储粮的各个大小收储仓库。   记者注意到几个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有趣数据:2014年,截至当年3月31日,中储粮粳稻最低收购价政策执行期结束,累计完成粳稻托市收购1357.57万吨,其中黑龙江1062.45万吨;2016年,截至收购价政策执行期结束,中储粮在黑龙江累计收购粳稻1924.2万吨;2018年,中储粮在黑龙江收储粳稻1250万吨左右。   “庞大的粳稻库存集中到国家手中,黑龙江当地的米厂只能参与中储粮临储粳稻竞价销售,从而取得原料。”那立新说,过去一段时间,中储粮临储粳稻已经逐渐投放市场,成为当前市场粳稻的唯一供应主体。   记者注意到,2019年国家继续规定在黑龙江粳稻产区进行临储收购,收购价格确定为1.3元/斤。   B 小米粒大市场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稻谷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粮食作物之一,种植面积仅次于小麦玉米列第三位,产量仅次于玉米小麦列第三位,是人类23%的热量提供者。大米是稻谷经清理、砻谷、碾米、成品整理等工序后制成的成品,按照植物学性状可分为籼米、粳米和糯米。   北大荒(600598)米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鹏介绍,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粳米生产国,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68%。近年来,我国粳米产量逐年增加。2018年,我国粳米总产量约为4700万吨,相较2003年,年均增长率约为4.2%。由于粳米口感好、饭味香,其在大米总比例中的占比逐年提高,由2003年的23.5%提高到2017年的33%。   “受粳稻种植区域所限,我国粳米加工呈现明显的地区性特征,东北及江苏是我国两大粳米生产区。”孙鹏说,2017年,我国粳米产量排名前四位的省份分别为黑龙江(约1616万吨,占34.5%)、江苏(约1221万吨,占26.1%)、吉林(约456万吨,占9.7%)和辽宁(约334万吨,占7.1%)。华北黄淮地区、华东地区和东北地区是主要消费区,消费量分别占我国总销量的27.4%、26.5%和22.8%,消费量排前三位的省份分别为江苏、辽宁和山东,2017年,消费量分别为499万吨、305万吨和288万吨。“为保障产区种粮农民收益,国家持续多年在黑龙江启动临储收购政策。国家启动临储收购的原因是粳稻虽小,却承载着一个巨大的全国市场。”   据记者了解,粳米消费领域主要包括食用消费、饲用消费和工业消费,占比分别约为95%、2.1%和2.9%。在贸易方式上,主要是粳米生产企业对贸易商、贸易商对终端消费者(企事业单位、大专院校、批发市场、商超等)。在粳米贸易中,贸易商数量较多,较大的贸易商经营规模一般在5万—6万吨/年,较小贸易商的经营量为3000—5000吨/年。   东北地区作为粳米的主产区,在国内贸易中起到了供给龙头地区的作用,东北地区贸易量约占总产量的75%。在运输方式上,流向华北地区的粳米主要以铁路运输和汽车运输为主,流向东南沿海的粳米以铁海联运为主,流向华中、西南、西北的粳米以铁路运输为主。   小小粳米,一手托起东北亿万农户,一手托起华东等南方销区亿万消费者。   C 加工企业风险大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目前我国国内大米行业尚处于较低发展水平,加工企业规模普遍较小。2016年,全国规模以上大米加工企业8000多家,企业年处理稻谷能力约3亿吨,每家企业年处理稻谷能力平均仅约3.5万吨。同时,我国粳米市场的集中度比较低,目前全国前10大加工企业年处理粳稻能力合计约1000万吨,仅占全国粳稻总处理能力的11%。   “黑龙江庞大的粳米加工能力和广大的粳稻种植户一起构成了一个就业最广、参与人数最多的现代农业体系之一。”那立新介绍,黑龙江粳米远销华东、华北以及华中等多个地区,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口粮”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不过,国家通过中储粮临储收购仅仅保证了种粮农户的利益,而终端粳米市场却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市场,由于企业众多,加工能力普遍较弱,导致利润率偏低,行业企业在参与粳米加工销售时面临价格波动风险。   那立新以自身企业为例进一步介绍,黑龙江春华秋实粮油有限公司生产的粳米主要销往华东、华中地区。从节省物流费用角度出发,需要从锦州、营口等地海运发货,由于发货时间长,企业面临的价格波动风险较大。“例如,从东北海运至华东、华中地区大概需要40—60天,今年5月份,企业发往泸州2000吨粳米,但在粳米运输过程中,国家临储粳米竞价销售拍卖价开始执行,华中地区的大米销售价格每斤平均下跌了两毛多钱,每吨损失500元左右。”在那立新看来,粳米销售过程中的价格波动风险目前还没有办法规避,只能随行就市,一单一价。?   据记者了解,长期以来,因受“稻强米弱”、供给过剩等因素影响,我国大米行业面临两大困难:一是加工利润低,二是价格波动大,经营风险高。随着稻谷最低收购价格不断上涨,我国粳米价格总体也随之呈现稳步上扬的趋势,但增幅低于粳稻价格上涨幅度,加上生产成本和人力价格的上涨,粳米加工企业的利润非常低。   "稻强米弱’的格局加上水电、工资成本逐年上升,粳米企业利润长期偏低,目前加工利润为80—100元/吨,净利润率在2%—3%。”那立新说,粳米价格不受国家调控,价格变动反映市场供求关系,近年来粳米价格波动呈逐年加大之势,粳米加工企业存在着较大的经营风险。

标签:

声明:搜集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avgo